沐清微微叹了口气而后有开口说道只是这陨落残

找各种有关
    “对,寻找残图,对于陨落丹恐怕没有人能抵得住它的诱惑吧?”沐清微微叹了口气,而后有开口说道:“只是这陨落残图却并不一定就真的在南非岛国,我们兄弟二人来,也仅仅只是碰碰运气,这消息,虽然才刚刚受到,但是传出这则消息的恐怕已经是数年之前了,所以那东西恐怕早就被人取走也不一定啊!”
 
    沐清说到这儿后又突然看着叶潇开口问道:“三弟你来岛国也是为了残图么?”
 
    “说实话,我来南非岛国,是受了朋友之邀而来的!当然残图之事我之前也听说过,只是并未想到会在南非岛国就有!”叶潇说的是实话,他之前确实不清楚这里会有残图!并且叶潇也已经决定,自己如今拥有六张残图的消息不能告诉他们兄弟二人,而今后那陨落丹自己如果得到之后,肯定有他们的份,至于消息,还是算了,免得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,有被这股巨大的诱惑力给摧毁了!
 
    “哦?”沐壮和沐清都是一愣,而后一旁的沐清则缓缓开口道:“那三弟,如此一来,我和沐壮便先告辞了,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可以定要来沐家坐坐!”沐清说完,便从怀里掏出一块白色令牌扔给叶潇!
 
    叶潇接手之后,这才发现那白色令牌之上,赫然写着一个沐字!
 
    沐清沐壮兄弟二人再次和叶潇道了声谢之后,便转身匆匆离开,而叶潇则缓缓看了看夜空,微微摇头,这个时候,还是赶紧回去吧,要不让他们又该担心了!
 
    “完了完了!”房间内,玲珑一脸的焦急之色,或者说在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过这种焦急的神色,而一旁的其他人也是一脸尴尬,或者是担忧,叶潇被那神秘的道士抓去,肯定是凶多吉少,虽然他们都清楚叶潇的功夫很好,可要知道,那个庄园,几乎在数年之前就已经有了,而住在哪儿的道士是出了名的凶狠,当地不管是克雷吉将军还是谁,都对他怕的紧!
 
    “那个,小师母,你不用这么担心,师傅一定会没事的!”一旁的韦尔斯倒是轻松的说着,因为在他看来,叶潇的功夫,那可是举世无双啊,这样的高手,怎么可能被一个老道士杀死呢?那岂不是太没天理了?
 
    叶潇如果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徒弟在心中如此夸赞自己的话,不知会不会做梦都笑出声来呢?
 
    一旁的铁虎同样开口说道:“就是,门主,不管怎么说叶兄弟的实力……”
 
    “闭嘴!”这个时候韦尔斯不愿意听了,你妹妹的,叶潇是老子的你叫他叶兄弟,那老子还要叫你什么?韦尔斯一脸不高兴的看着铁虎!而一旁的铁虎有点委屈,自己说错什么了?似乎什么都没说啊!
 
    “尊敬韦尔斯先生,不知我……”
 
    “让你闭嘴你没听到吗?”韦尔斯生气了:“你把我师傅叫兄弟,你想让我叫你什么?啊?”韦尔斯并不是华夏人,所以他这么说也并不是开玩笑的,他对于华夏民俗的理解,那辈分是最重要的,一个人不能乱了辈分,所以叶潇是他的师父,那么就跟他的父亲是一辈的,如此一来这小子就不能叫自己师父为兄弟!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4488章  紫发男子
 
    铁虎被韦尔斯的这句话搞得不知该怎么开口了,张了张嘴,实在不知自己该怎么说,索性什么都不说了,坐在一旁什么话都不说,甚至连声音都不出!
 
   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门外突然想起了脚步声,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,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,而后一旁的韦尔斯却哈哈大笑道:“我就知道,师父你绝对没事!”
 
    玲珑见到叶潇后顿时也松了口气,对着叶潇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被……”
 
    “被什么?放心吧,那道士是我一长辈,没什么事的!”叶潇并不像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,对着众人开口说道:“好了,没什么事了,大家都赶紧休息吧!”叶潇其实也确实是累了,再说,这两天还要等韦尔斯的军火呢,否则的话,想要把那群被米寒控制起来的人给降服可能性不大,当然以如今叶潇的实力自然可以冲进去强行的抓住米寒,但谁知道米寒身边没有真正的高手?米家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古武界隐藏世家当中排名第三的超级世家,如果说之前叶潇对于米寒不屑一顾的话,那么此刻叶潇却要比之前冷静许多!
 
    尤其是见过沐家兄弟之后,对于隐藏世家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,那就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属性攻击,而秦家大少的属性攻击是个例外,化劲就能拥有属性攻击,那就是沐家兄弟口中所说的有大能帮他打通了属性攻击!
 
    而米家作为第三大世家,那么其底蕴肯定不俗,而米寒作为米家长子,恐怕不会光派两个明面上的高手就算完了吧?能到南非这里来,恐怕暗中还有更厉害的存在,所以叶潇不能贸然行事!
 
    在众人都离开的差不多了,叶潇便独自一人回到房间,躺在床上开始思考着未来几天即将发生的事情,那场拍卖会还有七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开始,所以既然已经来了,那么就提前做一些准备,奥布拉斯对自己推心置腹,那么自己对他也应该如此!不过这几天所发生的事,却让叶潇一阵阵惊异,疑惑!
 
    而这些事情当中,有一件是让叶潇最想不通的,那就是玲珑让自己办得那件事,她竟然把如此重要的消息告诉自己,而为的就是那样一个看似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?自己如果有机会救活他的父亲?那可能么?王爷被那混蛋直接杀死,尸体都是自己从警察局让人给偷偷搞出来,而后埋了的,恐怕现在已经发臭生蛆了吧?自己怎么可能救得活?
 
    但以玲珑的想法应该不可能不知道这些,那么问题就出在那个女人身上了,那个告诉玲珑自己或许有机会救活她的父亲!叶潇微微摇头,迫使自己不再去想这些,因为这些事太虚无缥缈了,根本就无法用正常逻辑去思考!而且最近一段时间,发生的那么多事也确实有许多让叶潇都无法理解!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